胶片·印象

每每看到川岛小鸟的胶片,总会被这种好看,真实的生活所打动,温情治愈也不乏趣味。作为一个没有胶片机的胶片迷,抛开设备暂且不谈,我想单纯的从质感而言,以印象派的角度来解读我对胶片的印象。

宽容度,随机像素,预调色,这些属性赋予了胶片特有的层次感,立体感以及自然美感。而各个厂家的胶片专家们,更是在几十年的时间内积累和完善了他们胶片的感光曲线,做到了颜色更完美的和谐。

种草的胶卷


Tudor XLX 200 || 色彩鲜艳

Fujifilm RDP3 || 细节感强

Kodak Ektar 100 || 颗粒细腻

Fujifilm Xtra 400 || 高感光的万金油

印象派

初见胶片,那种光影和色彩让我觉得这几乎就是印象派画风的穿越。画画的人知道,在画室里慢慢画和在户外写生,千差万别。这里面最大的差别,其实是个时间,是个速度。户外写生,光景变得快,必须迅速下手,而在画室里完全不一样了,慢慢琢磨,你不用改。十九世纪之前的一幅画,画个把月,大半年,甚至更久,很正常。可是一天、半天、几小时,画成一幅画,恐怕是从印象派开始的。

莫奈的《日出·印象》,就要捕捉六点钟,那一瞬的耀眼景象,他认为捉住了,他就回家,回家途中,太阳爬高了,另一种辉煌的光景出现。他会换个日子,去画八九点钟的太阳。这就好比胶片一样,都是瞬间的速写,胶片的生命就也像印象派的画,是未完成的,这种未完成展现着自然的状态,不同于精雕细琢的数码照,胶片从出生起就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,正如印象派的哥们儿,在户外当场完成一幅画。意思到了,就收摊,老子回去不加工了。

比莫奈早几十年的英国人透纳,早就画过壮丽的日出。可是招法还是传统的。诸位一看,就看出来是在画室,细细地琢磨出来的。

莫奈·日出印象
Rollei 35
透纳·迪耶普的港口

其实问题不光是快慢,而是一旦当场画完一幅画,你的手会放开来,你笔触就会放开来。绘画自由了,放开了,种种意外的,奇妙的、好看的效果出来了。而胶片吸引人的便是无法预测的色彩,和自然的颗粒之感。现在的数码相机拍摄出的图片,很多时候拍摄之前就能预测出成片大概的样子,胶片则不同,因为不同类型的胶卷,以及冲扫品质的不同,出来的效果完全无法预期,像胶片里的重曝,反转片,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到了印象派,他们反过来为了玩这个笔触,玩这个颜色。绘画自由了,放开了。绘画懂得跟媒材玩,就是手上的笔和颜料,这块布。胶片大师冯建国用钡地纸基相纸制作银盐照片,这使得他的《西部旅路》系列作品黑白灰的影调过渡纯滑而优雅,既纯粹又耐看。

左1 莫奈·睡莲 左2 德加·Danseuse basculant 左3 毕沙罗·蒙马特大街 右图 莫奈·举伞的女人
图片来自网络,侵删

在这个单反泛滥的时代,也许我们早已经忘记了那部在家吃灰的傻瓜相机,连同那些躺在相册里的胶片。然而,每一张胶片都是有生命,会呼吸的,它的数量是有限的,因此也要用同样珍视的态度去对待它。每一次按下快门都要有它的意义,要用自己的头脑、也要用自己的心灵去思考画面。取景,对焦,测光,按快门,取胶卷,进暗室,显影,定影,水洗,晾干,出片。我觉得,如果能在暗房中亲手冲出自己的作品,那一定会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惊喜。

Bao Zhao
Bao Zhao
Master student in Electronics Engineering

Work hard, play hard!